骗子举报网,防骗指南,防骗技巧-骗子曝光网!

帮助中心 广告投放

骗子举报网

贵州纳雍:矿霸当道耍无赖,基层政府假作为,签订协议不兑现,农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7-20
贵州纳雍:矿霸当道耍无赖,基层政府假作为,签订协议不兑现,农

时间:2017-07-18 18:49 点击次数:次


尊敬的党委政府领导,社会各界人士您们好: 我是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阳长镇滥木桥村村民许祥,怀着无比沉重而又对政府充分信任的心情,我以一个权益被侵害而又无法自救的公民身份向党和政府求助,请求党委政府帮助协调处理(关于比德煤矿开采致山体滑坡及许仕昌(本人父亲),何登江,何祥,杨国华,周顺智,孙章福等六户房屋被损一事) ,事情原委如下: 贵州省纳雍县阳长镇滥木桥村为一旱不着涝不着的韶乐之地(情感医生情感天地)。百姓淳朴自给自足,恪勤恪俭秉承劳动致富,响应新农村建设自强不息,三十年来有文蒸霞蔚兴旺之景。联兴煤矿(现已被比德煤业收购)采煤以来之赐,大小新旧50余家房屋受损毁、数个村庄数百十亩良田耕地遭严重破坏。美好家园从地基开始被损坏,影响到生活起居,有些房屋已成危房,给村民留下严重心理阴影。自村民一再反映情况后,于2012年煤矿资方和阳长镇政府有关部门到村组解决这一问题,当时经过官员和煤矿业主自身专家的判断,由比德煤矿赔偿并拆迁了滥木桥村四,五两组村民40余户,但煤矿引起房屋受损事件并未结束! 至今还有许仕昌,何登江,杨国华,何祥,周顺智,孙章福等六户居民遭受因煤矿开采致房屋受损且未得到任何妥善处理,2014年7月, 由于连日暴雨,此前因山体滑坡而拆迁的王景材旧宅出现特大裂缝(注:联兴煤矿于2008年因煤矿开采造成山体大滑坡赔偿并搬迁了王景材,黄明礼,杨国学,孙章华等农户,且黄明礼等搬迁户旧宅已被山体滑坡掩埋),王景材旧宅与周顺智,许仕昌等六户房屋不到20米,在同一区域内,山体随时有再次滑坡的可能,鉴于情况对我六户房屋安全的严重性,六户村民及时向阳长镇政府和比德煤矿反映,要求其严正重视并处理好我等房屋安全问题,村民认为正当权利自此不难获得赔偿。然而,村民理性声诉,阳长镇政府给出的结果是,比德煤矿不认可许仕昌等六户住房受损系他矿开采所致,需要有资质的地质队前来鉴定,当时的负责人是阳长镇党委委员胡昌华(此人已故),给出的结论是六户自筹鉴定经费八万元人民币,无疑是给了村民一个天大的难题,八万元对于一个普通且无任何稳定收入农户实乃天文数字,试问如果村民能拿得出这八万元,还请求政府作什么,此番状况对我等来说无疑天降横祸,在整个事件的发展中,镇政府部分工作人员的行为实在让人感到可恨,每次给出的处理方案都是要委托有资质的部门进行鉴定,更有甚者辱骂,殴打群众,动用人民公安拘留前去交涉群众,在六户居民当中,其中有何祥,何登江两户是于2012年经过鉴定的,当时委托的是六盘水113地质队,其中鉴定报告指出何祥的房屋受损等级是“l”级,而何登江住房没达到受损等级,报告称其两户房屋受损系“老窑”开采所致,却从未回答所谓老窑系哪家煤矿,这份鉴定报告也有令人怀疑之处,qita四户则未经过鉴定,面对这样的结果,我等不经要问,早在2008年,联兴煤矿搬迁的王景材等住户是何人来鉴定,六户与他们几家地处同一区域,为何他们能搬迁,而我六户无人问津,镇政府的回答更是荒谬令人可笑,原因是我们没找他们,与此同时,镇政府还给出了另一个处理方案,就是按照国家政策,给予我六户实行自然灾害移民搬迁,可我六户坚决不服,王景材等户系联兴煤矿搬迁的,且未作任何鉴定,我等六户与他地处同一区域,为何我等是自然灾害,试问没有煤矿开采,我滥木桥村哪来的地质灾害,哪来山体滑坡?且我六户家中有阳长镇国土资源所印发的地质灾害避险明白卡,明文指出地质灾害系比德煤矿所为,由当时的村干部送至,如今却是一纸空文,煤矿是国家资源,本来煤矿开采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但基层政府在稳抓经济发展的同时也不能不顾我等平民百姓的利益于不顾,两年多以来,村民多次与煤矿和政府交涉,形成了农户与煤矿两年多的拉锯战,然殷殷期望在煤矿与阳长镇政府的太极推里一次次落空,一次次被敷衍搪塞,无奈之下,我们唯有继续奔跑于各相关单位,并与矿方沟通,希望得到一个公平的处理结果。 直到2016年12月,眼看大山的裂缝越来越大,加上连日暴雨,大山有随时坍塌的可能,阳长镇政府面对六户的再次请求又给予六户处理方案, 根据阳长镇主要领导的安排,镇政府成立了工作组对我反映的事项进行调查,阳长镇政府最终对我反映的事项答复意见为:由于涉及煤矿否认系其开采行为所致,在没有新的鉴定结果认定的情形下,由阳长镇政府先行对我等六户房屋进行丈量计算,并按照地质灾害搬迁相关标准对我等六户进行一次性补偿。我等六户已于2017年1月6日与镇政府签订协议,协议第二条规定:该笔补偿款于协议签订之日由阳长镇政府一次性支付。自2017年1月15日,我等拿到与阳长镇政府签订的《搬迁补偿协议》与信访答复意见书后,镇政府并未将该笔补偿款支付给我六户村民。吴浩男副镇长给出的口头说法是:到2017年3至4月,进入汛期之前,再将该笔补偿款落实支付给六户村民,并规划移民新区安置宅基地,我等六户眼看协议已签,且其工作态度诚恳,并在阳长镇政府的要求下签订了息诉息访承诺书。直到2017年4月,眼看汛期将至,我等六户多次前去阳长镇人民政府与相关人员进行交涉,要求其将该笔补偿款支付到位,让我等重建家园,以免遭受地质灾害的威胁。然而,对方又以各种理由推脱,镇长推给书记,书记推给煤矿,就这样踢皮球似的推卸责任,各种理由推诿,敷衍,拒不履行协议规定将该笔补偿款支付!我等六户合法权益再次在基层政府的太极推里落空。对此我想请问基层政府:在补偿款没有支付给村民,宅基地未安置的情况下,为何就对我提出的信访事项宣告办结?如此失信于民,基层政府的公信力何存?如此老赖之行径,完全不能接受。 我等六户是失望甚至绝望,再次与其交涉,对方还是照样推搪敷衍我等,从事情发生至今已2年多时间,裂痕不断扩大延伸,遇上下雨,更对房屋结构安全添上致命一击。两年多的时间里,我等居民每天都在惶恐不安中度过,房子是我父辈一生积蓄所在,也是我们全家的依靠,然而,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建成的房子却日益被外因损坏而无法得处理,家人每天都在近乎危房的房子生活,时刻顾虑房子还能撑多久,大山会不会突然倒塌,人身和财产安全的基本权利都得不到保障。 这样敷衍和推搪的处理结果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 作为普通老百姓,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并非想为难纠缠,无理取闹,只是出于保护自己房子和家人安全的需要考虑。但是我们的反映并没有得到镇政府的重视和采纳,无奈再次向上级行政单位申诉,经过2年多时间的推诿,有关鉴定赔偿问题的一切话语权均由基层政府和煤矿掌握,村民只能被动配合。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并三番五次敷衍民众,有始无终愚弄民众,基层政府在比德煤矿损坏民屋这一事件中从头到尾可以说已经严重透支民众信任,没有一个明确的能让人接受的处理结果,得到的总是敷衍和推搪,所有的协商最终就像走过场似的不了了之。为人民服务,群众利益无小事莫非只是口号而已?面对群众呼声,表现诚意落实赔偿应是解决问题之正道,岂能一拖再拖,在调解处理中,不是衡中一直一碗水端平。直接导致民众由最初的期待到怀疑到彻底不信任的心理变化,让理当得到合理赔偿的村民承受现今的困局。2年作为让百姓得一白条,工作能力工作效率等同儿戏。工作组每次出现,聚众而来,居高临下,可实际情况是村民呼声直接过滤,唯煤矿意见是听。公权利的运用不能只针对老百姓,而完全忽略财大气粗的煤矿资方。房屋遭损毁煤矿应负全部责任,在2年多的时间里村民赔偿问题一拖再拖,请问基层政府对这种戕害民生罔顾村民利益、愚弄村民的“老赖”行为采取过何种处罚和制裁?不督促、不监督赔偿合理性和赔偿支付执行到位等根本性问题,一再打压民众的合理诉求和正当行为反应,如今建设hexie社会的执政理念应是党的干部奋发有为的黄金时代,村镇基层应重塑“人民公仆”的执政形象,愚民亦可休矣! 积古历来,农民对两件事持零容忍态度,一是毁祖屋,一是掘祖坟!巍巍高堂良田美舍是吾百姓繁衍生息百世之地,而今被毁心何痛哉!万丈高楼从地起,而今地已遭破坏,滥木桥村的可持续发展怎向后代言说。同时除了劳动致富之外,我们从来没有冀望“不劳而获”,可恨的是停留在物质层面的被毁物房屋在赔偿话语权始终被别人把持情况下,赔偿最终还是镜中花、水中月,惶论精神层面的打击和受害,以及对人生理想的悲观失望与怀疑,又有谁来买单。目前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演变日趋复杂,而矿方与基层政府给出一个村民只能接受,不容拒绝的赔偿答案否则一切免谈,试问村民对煤矿和基层政府的做法和诚意还能认可吗?在当前这种矿霸当道、欲说还休、理还乱的情势下,全体村民请求市党委政府能出面主持大局,希望市委市政府能高度重视,迅速厘清该矿的法理存在,派遣主要领导挂帅工作调解组,为民分忧。如调解不成需走法律程序,全体村民向市党委和政府提请司法援助,应对困局,还百姓一个公允。因为煤矿许可开采当前国家有相关政策,比德煤矿的坚实存在首先是经当地政府备案才能开采! 作为普通农民,我们能做的有限,两年多的奔走交涉已经让我和我们家人筋疲力尽,问题没有解决,时至今日,房子已是岌岌可危,大山随时崩塌,家人担惊受怕,此番请求相关部门协调解决,实属无奈。 对于我六户受损住户房屋的问题,镇政府一直不予重视,但是我们却不能置之不理。我们一向奉公守法,安守本分,我们相信,国家政策法规都是秉承以民为本的宗旨,以保护民众利益为出发点;我们也相信,政府领导能充分体恤我们普通民众的生活,保障我们的权益;我们更相信,大众媒体是民众的发言人,能替人民群众发声,维护正义和公正。因此,我们希望通过此申诉状向领导反映情况,并期待能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和帮助,以此协调解决问题,快速给予我们一个公平合理的处理结果,以解我们六户老小于水火之中!两年艰辛非一纸能述,诚盼实地调查,本人对上诉事件真伪负一切法律责任,我谨代表六户老小诚谢人民政府!

  • 热点栏目资讯

相关功能

  • 网站简介
  • 常见问题
  • 广告投放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站长

如有侵权请联系QQ:404817422

联系:骗子曝光